孤独的朱雨辰让人心疼:一种小确幸,改变一种人生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8-11 10:57

 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维小维生素

  我曾经看过一个话题:哪一瞬间,你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?

  有一个扎心的回答:当你一个人在傍晚醒来,看到房间空荡荡只有你一个人的时候。

  我记起前段时间看过一个叫做姚守川的90后所写的文章:《ICU出来的广州90后》。

  在那个差点夺了他命的病发作前期,他始终是一个人。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熬着夜、流着血、发着烧。

  那简直是,有一种受尽生活欺凌的丝丝悲凉。

  孤独可以说是人生常态,避无可避。网络时代,我们可以随意在qq、微信上互诉衷肠,但是一旦关上屏幕,却躲不开扑面而来的,钻到内心角落最深处的伤怀。

  讲起孤独,近期的综艺《我家那小子》中的嘉宾朱雨辰让人印象特别深。

  这档节目是邀请明星妈妈们(或其他亲戚长辈)在棚内观察明星独居生活的模样。

  39岁的朱雨辰,生活自理能力并不差,屋子干净,很会做饭,招待朋友有着可以自己全包的手艺。

朱雨辰

  在节目中,我们看到了一个整洁、有品位、同时对专业有很高追求的朱雨辰,相对其他的嘉宾,他的生活状态是最棒的。

  然而,朱雨辰最大的问题,是逃不开的内心孤单。

  比如,朋友走了之后,他一个人对着门望了好久。

  回到餐厅,对着一桌子残羹,一个人默默哭泣。

  曲终人散,人去楼空。就像灵魂突然被抽空,心中那些话哽咽在喉咙,空洞瞬间冻结了整个空间。

  其实,朱雨辰这种感觉,我也体验过。

  刚出来工作那会,我自己一个人租房子住。那段时间,跟朋友出去玩回来,或者朋友在我这里聚会后离开,我都会感觉一种无限风光之后的寂寥。

  特别是屋子一下子安静下来,更显得空空荡荡,不知道应该牵挂谁,也不知道此刻谁会牵挂我。

  像这样的孤独时刻,每一个人都有他独特的疗法。

  比如,有人会写歌。

  2004年的吉他手唐磊,一个人呆在无边的黑夜里烦闷不堪。他心爱的一个女孩,因为患病即将离开人世。借着暗淡的灯光,他强迫自己沉静下来。

  时钟“滴答、滴答”地走着,他拨弄着吉他,内心的悲怆在流淌,凄美哀绝的《丁香花》就这样写成了——

  那坟前 开满鲜花 /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/ 你看啊 漫山遍野 / 你还觉得孤单吗

  比如,有人会购物。

  1986年《芝加哥先驱报》报道说,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“用购物疗法抚慰心灵创伤的国家”。

  52%的人承认自己采取过购物疗法来治愈孤独感,并且有44%的人实现自我疗愈。

  然而,芝加哥大学科研人员跟踪2500名消费者发现,所谓的“购物疗法”事实上却增加了人的孤独感。

  因为,人在购物中是被动地接收外界的信息,而不是自己掌控生活,所以孤独感根本治不好。

购物

  再比如,有人会找爱好填充。

  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男主角谢尔顿,有一段台词非常火热:

  “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,我一直无法理解,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,无需他人陪伴吧。”

  他拥有许多奇怪的癖好,丰富广泛的知识,讲究的生活细节……也恰恰造就了他超乎常人的独处能力。

  一个人的世界,也可以因为专注在一件爱做的事情上,而变得很轻很快很柔软。

  还有人,只做一件事,听歌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